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五章 幻羽玉墜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zhongte36024.cn)

  謝嗣見王峥走的沒有了身影,手拉着小佑子,腳剛踏進雅閣,隻見閣内雲頂檀木作梁,水晶玉璧為燈,金珠為簾幕,範金為柱礎。六尺寬的沉香木闊床邊懸着鲛绡寶羅帳,帳上遍繡灑珠銀線海棠花,風起绡動,如墜雲山幻海一般。榻上設着青玉抱香枕,鋪着軟纨蠶冰簟,疊着玉帶疊羅衾。閣中寶頂上懸着一顆巨大的夜明珠,熠熠生光,似明月一般。地鋪白玉,内嵌珍珠,鑿地為花,群芳争豔的模樣,花瓣鮮活玲珑剔透,連花蕊也細膩可辨,足踩踏上也隻覺溫潤,這才發現地竟是以藍田暖玉鑿成。如此窮工極麗,造價奢靡,謝嗣見了也未免一驚,不過小佑子倒是一點也不在乎,喊到:“爹,我餓了。我們什麼時候能有好吃的吃,爹,我要吃雞腿,爹,我要吃好吃的,爹,我餓。”

  謝嗣勸到:“小佑子要聽話,不要胡鬧了。一會兒我們就吃好吃的,好嗎?你先坐在椅子上歇一歇,喝口水。”謝嗣剛說完話,心裡卻想着剛剛六叔拿出的畫,到底是一副怎樣的畫,居然能讓醉紅軒的主人以禮相待,做客于此。奇怪,真是奇怪至極呀!六叔身上到底藏着什麼樣的秘密。

  正自想得出神,忽覺左手一痛,濕漉漉的似是水迹。自然而然的伸出左手抖了一下,湊眼看時,一把茶水,芬香撲鼻,卻是西湖龍井茶。心裡一陣驚措,急急忙忙的收拾起來。

  正在手忙腳亂時,忽聽門口有人輕聲細語的問到:“請問貴客,您有什麼需要?要我幫你辦的嗎?”謝嗣一驚回頭看時,但見她是個貌美如花的女人,忙低着聲回到:“沒有,不,有一件勞煩你,你能給我們拿點吃的吧!我的兒子他餓了。”那名女子看了看,點了點頭,就走了。

  不到兩分鐘,那名女子領着十多個人來了,每個人手中都端着吃食,花樣衆多,有點心,有水果,有素菜,有葷菜,她進來把吃食擺放了,打發了領來的人。又開口問到:“貴客,你們還有什麼需要嗎?沒有我先走了。”謝嗣見狀急忙喊到:“有,就是我想問你,你,我該怎麼稱呼你,你的名字叫什麼,你能告訴我嗎?我,我,我好稱呼你,老姑娘姑娘的叫,乖陌生的。”

  那女子想了想說到:“我叫慧琴,字子音,号六合居士,你就叫我慧琴吧!沒事!我先走了。”

  忽然,小佑子問到:“漂亮姐姐你不和我們一起吃嗎?你要去哪裡,還有六合居士是什麼?什麼是号?什麼又是字呢?你們大人可真是奇怪。爹,你也不吃嗎?”

  謝嗣到:“吃,爹怎麼會不吃飯呢?爹又不是神仙,一會就來,小佑子你先吃着,我去送送你漂亮的慧琴姐姐。”說罷!忙把慧琴送出門外,跟着走了一大段路,來到回廊天階台,謝嗣想說話但又噎了回去,慧琴是個聰明伶俐的女子,一眼就能看穿人心,識破善惡,知道謝嗣是個實在人。不會耍什麼陰謀詭計。

  低聲問到:“你有什麼事!就說吧!不必有什麼顧慮,我會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,你的兒子還在等着你一起吃飯呢?你快說吧!”

  謝嗣這才低着聲,吞吞吐吐的到:“那我想打聽一下,我的弟兄們在一樓,有沒有做錯什麼事吧!他們現如今都在做些什麼?還有和我一起來的那位六爺,名叫謝之謙的,他怎麼樣了。你們沒為難他吧!他是我的六叔,我是他的親侄子。”

  慧琴到:“你放心,他們都很好,你就和兒子好好的吃飯吧!如若你們不夠吃,就告訴我,我去拿,今夜醉紅軒吃的多的是。”謝嗣一聽趕忙說到:“那就麻煩你了,我送送你,我的事還累你多多挂念,放在心上,若有了結果,還請你快速的告訴我知曉,在下多謝,多謝慧琴姑娘了,你慢走。”

  慧琴走了沒兩步,忽然回過頭來低着聲音說到:“我聽說你本事大着呢?來我們醉紅軒是從古樓牌坊下一路打着來的。你那時就不怕嗎?”

  謝嗣笑着到:“不怕,我爛命一條,有的是力氣。不過那時我最擔心的還是我的兒子小佑子。其他的我到沒什麼可怕的,慧琴你怎麼也對打打殺殺的事!如此的感興趣,你可是個姑娘家?”慧琴一聽此話,心裡一驚一想,适才是自己失了言。解釋到:“我就是好奇,聽人說的,随口問一下你。你怎麼來我們醉紅軒還帶着兒子來,你去哪裡都着他嗎?”

  謝嗣到:“是的,你說的沒錯,我去哪?我都帶着小佑子去,帶着他,有三點好處,一是為了照顧他,二是讓他長長長見識,見一見大世面,三是我教他為何做人的道理!故而我常把他帶在身邊。”謝嗣說罷!慧琴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,從衣袖裡掏出一個玉墜,到:“給,這是我給小佑子的禮物,你不要小看它,這個玉墜有高人給它開過光,施過法的,玉墜是我保四方平安用的,今夜算是我買你個面子,給他個見面禮吧!你定要收好了。”

  謝嗣聽到慌得伸出雙手,接住那玉墜打眼仔細一瞧,果然是不同凡響,并非凡品。在翡翠的細膩中透着光芒,在高貴中存着慈愛,玉墜通靈剔透,瑩潤光澤,翠色溫碧中,真個是通透無暇兩面看,溫香軟玉入眼來。似綠玉,其色嫩如新柳;如碧玉,呈色暗綠,深帶青色,碧玉以深綠為貴。淺綠及有墨星和有白點間雜的次之,綠色如同秋天樹葉的叫做菜玉,則是綠玉中最下品。能在玉墜的細微末節上,發現内藏乾坤,外協宇宙,透着光看玉墜中有幾個字,乃是“紫薇星君符”,謝嗣見了一驚,忙問慧琴到:“慧琴,你給我的玉墜裡面怎麼有字,快看,是紫薇星君符幾個字,慧琴你怎麼不說話,慧琴,你走了。”這才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!細想到慧琴給玉墜,自己瞧時,慧琴不見,就知道有因必有果,因果循環,忙捧着玉墜在地上拜了拜,起身又看着玉墜裡的字,到底代表着什麼,謝嗣想了幾分鐘,竟然笑出聲來,天意不可違,我到給忘了。這老天真會捉弄人,我金陵謝家竟有如此造化。

  可我幾輩人怎麼就是得不到,為什麼?這下好了,我兒要得到了,是不是天意索然,還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巧局,我得先為我兒試一試,于是拱手大義凜然到:“天下大義,國之善者,我兒耳乎!老天我也要謝謝你。謝你仁慈,啊!哈哈,哈哈,不曾想我謝嗣能有今日,我頓悟了,我得道了呀!啊!”

  謝嗣說罷!放下手來,就見小佑子飛速跑過來到:“爹,有人,有人找你,又是一個漂亮的姐姐,她拿來了好些東西,好多哪?爹,漂亮姐姐還等着你呢?”

  謝嗣到:“好兒子,看你急的,我這就去,不過小佑子你得告訴爹,你今晚來醉紅軒你開心嗎?你覺得是醉紅軒裡漂亮姐姐好,還是家裡的娘親好,小佑子,還有天下大義,國之善者,我兒耳乎!你明白其中的意思嗎?啊!你就沒有什麼話要給爹說的,一句話也沒有嗎?小佑子。”

  小佑子呵呵一笑到:“開心呀!小佑子好開心呀!小佑子有娘親,有爹。小佑子有好吃的,也有好玩的。”

  謝嗣聽後把臉色一沉:“剛才我白高興了我,看來是我理解錯了。唉!白拜了。小佑子走,去見你說的漂亮姐姐。”說罷!伸出右手一把握着小佑子的右手,先是緩慢的走了幾步,後又急切的走了幾步,謝嗣見火候到了,便問小佑子到:“小佑子,你能給爹說說,在你心目中爹是怎樣的一個人。爹威風凜凜嗎?爹是英雄嗎?爹,爹,爹的爹,他就是個威風凜凜的英雄,大豪傑。等有時間,爹就給你講講你爺爺的故事!你說好嗎?小佑子,你說句話嗎?唉!爹不問了。”

  小佑子有氣無力到:“爹,我好像困了,爹我,我真困了,爹,我要睡了。”隻聽撲的一聲,倒了下去,謝嗣一驚,急忙用力拉住。一看有異樣,一個轉身急匆匆的闖進一個房間,把小佑子放在床上,仔細看了看,見沒什麼大礙,隻是睡着了,這才終于松了一口氣。

  不曾想,就在這時;忽聽屋外有人喊到:“出事了,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醉紅軒裡出大事了。有人,有人。”謝嗣聞言大驚,急在心中嘀咕到:“有人,有什麼人,該不會是慧琴又回來了吧!啊!謝老天保佑,我謝嗣竟會有如此機緣,不,君子不能如此亵渎,我該不該去看看呀!不,不對;不着急,恐中了那調虎離山之計。我不能去,小佑子。唉!你,罷了。不管她,我謝嗣不想管她,兒子耶!為父可都是為了你的安危,這才不去看的;你可不要怪我,我可是為了你呀!啊!人可得有良心啊!人需有良心,得有良心。”謝嗣剛想到此話,不覺心中一冷,想必是心性使然,正自安慰,以求寬恕。聞聽一人掠過門口隐約喊到:“有人,有人來了。快,有人來了。雪,雪,好雪,好多的雪呀!有人嗎?這裡還有人嗎?”謝嗣聽見本想喊話回聲,給個回複。

  好讓那孤獨的寂靜,多些熱鬧的喧嘩,給予人一句溫暖,一個出于禮貌的關懷。心雖這樣想着,但話還不曾出口,忽又聽回廊處,有一女子莺莺細語的念到:“無悶·催雪,霓節飛瓊,鸾駕弄玉,杳隔平雲弱水。倩皓鶴傳書,衛姨呼起。莫待粉河凝曉,趁夜月、瑤笙飛環佩。正蹇驢吟影,茶煙竈冷,酒亭門閉。

  歌麗。泛碧蟻。放繡簾半鈎,寶台臨砌。要須借東君,灞陵春意。曉夢先迷楚蝶,早風戾、重寒侵羅被。還怕掩、深院梨花,又作故人清淚。”那名女子剛念罷!謝嗣一轉眼;突見那名女子口裡念着的詩詞,好像就書寫在了眼前的左牆壁上;很是奇異,謝嗣正自吃驚的細看着那左壁上的詩詞。

  忽又聽一男子不知在何處,哀念到:“莺啼序·春晚感懷,殘寒正欺病酒,掩沉香繡戶。燕來晚、飛入西城,似說春事遲暮。畫船載、清明過卻,晴煙冉冉吳宮樹。念羁情、遊蕩随風,化為輕絮。

  十載西湖,傍柳系馬,趁嬌塵軟霧。溯紅漸招入仙溪,錦兒偷寄幽素,倚銀屏、春寬夢窄,斷紅濕、歌纨金縷。暝堤空,輕把斜陽,總還鷗鹭。

  幽蘭旋老,杜若還生,水鄉尚寄旅。别後訪、六橋無信,事往花委,瘗玉埋香,幾番風雨。長波妒盼,遙山羞黛,漁燈分影春江宿。記當時、短楫桃根渡,青樓仿佛,臨分敗壁題詩,淚墨慘淡塵土。危亭望極,草色天涯,歎鬓侵半苎。暗點檢、離痕歡唾,尚染鲛绡,亸鳳迷歸,破鸾慵舞。殷勤待寫,書中長恨,藍霞遼海沉過雁。漫相思、彈入哀筝柱。傷心千裡江南,怨曲重招,斷魂在否?”那名男子念畢!

  謝嗣又隐隐約約的看見右牆壁上,出現了一首詩詞,但見那詞開頭寫着,莺啼序·春晚感懷,像是宋代詞人吳文英的詞句,詞曰:殘寒正欺病酒,掩沉香繡戶。燕來晚、飛入西城,似說春事遲暮。畫船載、清明過卻,晴煙冉冉吳宮樹。念羁情、遊蕩随風,化為輕絮。

  十載西湖,傍柳系馬,趁嬌塵軟霧。溯紅漸招入仙溪,錦兒偷寄幽素,倚銀屏、春寬夢窄,斷紅濕、歌纨金縷。暝堤空,輕把斜陽,總還鷗鹭。

  幽蘭旋老,杜若還生,水鄉尚寄旅。别後訪、六橋無信,事往花委,瘗玉埋香,幾番風雨。長波妒盼,遙山羞黛,漁燈分影春江宿。記當時、短楫桃根渡,青樓仿佛,臨分敗壁題詩,淚墨慘淡塵土。危亭望極,草色天涯,歎鬓侵半苎。暗點檢、離痕歡唾,尚染鲛绡,亸鳳迷歸,破鸾慵舞。殷勤待寫,書中長恨,藍霞遼海沉過雁。漫相思、彈入哀筝柱。傷心千裡江南,怨曲重招,斷魂在否?謝嗣全篇看完,吃驚不已!驚到:“這真是怪事一件;真的跟男子念到的詩詞一字不差,這醉紅軒裡定有秘密。”那名女子又哀婉到:“虛懷舊夢,幾時回頭。”那名男子又感慨到:“人生在世多苦楚,作合八苦天自知。”謝嗣奇怪到:“大半夜的到底是誰?誰和誰在月下憶故人。”正此時;突又聽一個蒼老的聲音到:“時也!夢也!命也!虛幻也!”謝嗣急忙問到:“你是誰?為什麼?你說呀!”

  作者留言:謝謝觀看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 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,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衆号
閱讀設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