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二十六章:一根救命草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zhongte36024.cn)

  二人還未走遠,哪知變故又一次襲來,身後一陣滔天火光燃了起來。群人鼎沸,倉皇失措。有人高聲叫道:“走水了!”

  還有人在聲嘶力竭地呐喊:“救命。”

  濃煙沖天,火勢蔓延。

  像是帶着某種目的一般直直地朝着玉寅的卧房席卷而去。

  大火肆意的燃燒着,一陣炸裂的聲音響起,隻見房梁突然倒塌下來,那柱子上還包裹着兇殘的火焰。

  這一群送親的宮婢下人都亂了套,四處逃竄,尖叫聲此起彼伏。唯有那受過訓練的将士們還在努力的救火中。

  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,發生這麼大的意外,此刻若是逃跑,那回宮的日子一定也不好受。

  就在這時,也不知是誰大聲疾呼道:“殿下還在屋子裡!”

  這一句話仿若五雷轟頂一般砸在将士們身上。他們的任務就是将公主安全的護送到車雲國,如今忙着救火,卻忘了公主還在火海之中。

  這他娘的有意思嗎?救了火丢了公主,這買賣可虧大了。

  當即,那領頭的申将軍反應過來,即刻拿起水缸的木桶将自己澆了個透,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進了大火之中。

  “噼裡啪啦”一聲巨響,走廊上的房梁落了下來,差點壓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大火之中,高溫難耐,才不過一會兒炙烤着他的面頰通紅。申将軍一腳踢開了屋門。

  “殿下!”這一聲驚呼并未得到回應。不過卻讓他撞見了十分驚險的一幕。

  這濃煙四起的房屋之中,毒燎虐焰,竟然有一個穿着銀色雲裳的女子,仙姿佚貌,眉黛青颦。一頭長發梳在腦後,直直地垂散在腳踝處,發間别着一支銀白色的步搖,步搖上的白色珠串垂至頸處。在她回頭時微微搖晃。

  然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冰清玉潔的女子,此刻眸色寒涼,好似一潭深不見底的寒水。手上正舉着一柄短刀,那短刀對着的位置正好是玉寅的卧床。

  古人常言:蛇蠍美人。

  眼下用在這人身上再合适不過。

  申将軍瞳孔一縮,神色一緊,朝着那床邊望去,隻見那地上正躺着一個小宮婢,申将軍心中一個震驚。卻不知其實這地上的人是花靈弄暈的。

  他大驚失色,趕緊上前制止眼前這個陌生的女子,欲擒之。

  然,這女子一看到他上前,便往後退了一步,絲毫不忌憚那熊熊烈火,一個翻身便踢開了窗戶,消失在火光之中。

  申将軍不敢追去,眼下最重要的是公主的安危。快速地來到床邊,掀開簾子,隻見床上的人穿着大紅色喜服一動不動。

  他以為自家公主是被濃煙嗆暈了,趕緊将其翻過身來,卻在看到那床上躺着的人正臉時變了臉色。

  此時,一個士兵趕來,站在門口急切地叫道:“将軍,火勢太大,壓不住。趕緊出去吧!”

  那士兵見自家申将軍不說話,趕忙上前:“将軍?”

  “公主被調包了!”

  “什麼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玉寅與花靈并未回頭,對于身後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。二人一路前行逃到了林中,才敢放慢腳步歇息。

  玉寅蹲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紅腫的腳,靠着樹幹準備休息時卻突然想起了上次被蛇咬了的事情,這才心有餘悸地勉強站起身來。

  “花靈,兩人出逃被抓的風險實在較大,你我談不上主仆情深,所以,你我不如就此别過。”玉寅一邊說着一邊從袖口掏出一對玉镯遞交到花靈的手上。

  “殿下,花靈自幼長在宮中,父母皆已不再。就讓花靈跟着你吧。”

  玉寅看着她淺笑一聲:“我記得,多年前你便是這般模樣。”

  花靈低着頭抿了抿唇,沒有開口。

  玉寅看了眼身後的樹幹,見上面沒有東西這才放心大膽地靠在上面,淡定地說道:“怎麼說我也在子桐山待了幾年,若說你是普通人我實在難以相信。不過,是人也好,妖也罷,神仙也是一樣。我并不想知道你有什麼目的,但是,也希望你不要幹涉到我。咱們就此分别對各自都好。”

  “殿下……”花靈擡眼十分認真地說道,“我不會傷害你,隻是想跟在你身邊。”

  玉寅搖頭:“我長這麼大,不是久居深宮就是待在子桐山,接下來的日子我想四處遊曆,你跟在我身邊并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。”

  她說完這話,不等花靈回應,站直身子便拂袖一瘸一拐的離開。

  花靈望着她漸漸遠去的身影,直到徹底融入黑暗以後,才咬了咬嘴唇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。

  驿站之中,大火依舊肆無忌憚地擴張着。待申将軍從那火海之中救出兩個還在昏睡的宮婢後,衆人已經放棄救火了。

  安撫了衆宮婢被放大的恐懼,又命人趕緊将馬廄裡的馬匹牽出來,随即讓部分将士在野外安營紮寨。收拾穩妥後,申将軍有些心累,早知道當初會有這般兇險的事情發生他就不該攬這活。

  申将軍叉着腿坐在草地上,灰頭土臉,身後是燃燒殆盡的廢墟。大火結束了,可這空中的燥熱之氣卻久久地沒法消散。

  申将軍見周邊站着的士兵一個個不是蓬頭垢面就是被燙傷了臉頰,望着這番場景他心中難捱怒氣。

  “那兩個宮婢醒了嗎?”

  “回将軍,還在睡着。”那回話的小兵說着,見自家将軍又開始靜默不語,一臉苦悶,便試探道,“将軍,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?”

  該怎麼辦?他也想知道該怎麼辦!今晚的變故還真是應了那句話:人财兩失。

  “依我看,應該是殿下自己跑了。而今晚又恰好遇上了有人行刺公主,這大火絕不是意外。适才,在殿下屋中,我遇到了一個女子,那人看樣子并不知道床上的人已經被掉包了,正舉着刀往床邊送去。”

  “若是此人真有心行刺公主,定不會善罷甘休。”

  “殿下不會武功,這大晚上的肯定跑不遠,如果被那刺客發現了,公主随時都有性命之憂。當務之急,是趕緊找到殿下!傳我令,留下三分之一的士兵駐守,其他人速速到周邊去尋找殿下!”

  “是!”

  他未發現的是,在他說完這話後,身後的一個小兵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,然後隐匿在了黑夜中。

  原來,早就跑了。

  因腿腳不便,玉寅出行的速度并不快。加之她并不清晰地形,也隻能緩步行走在這林子中。

  不過,她到底是個女孩子,這夜晚出行又是這般陌生的地方,說不怕那肯定有假。畢竟她在子桐山待了這麼久除了畫畫布陣就是吃吃睡睡,哪來的時間學習其它自保的本事。

  就算她想學,也沒人教她呀。說句她不願意聽的話,她現在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,不……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瘸子。

  感歎自己人生如此悲慘的同時,她還要擔心周圍是否會有野獸出沒,四下打量了一下,玉寅認為此刻還是去找一個山洞歇歇腳才是最明智的選擇。

  不過,她這方還沒走出多遠,周圍便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。玉寅屏住呼吸,尖着耳朵仔細辨别着。

  難道真是野獸?她不會這麼倒黴吧,剛死裡逃生,眼下又要落入獸口?找了個粗壯的樹幹,蹑手蹑腳的鑽進了旁邊的叢林之中,安安靜靜地蹲在那裡,她是大氣也不敢出一口。

  頃刻,便有腳步聲傳來,一聽這聲音十分急促,似乎有千軍萬馬之勢。難不成她這是遇到了一群熊?

  正後悔着沒能學點輕功法術時,卻突然聽到有人在說話:“你說,這大晚上的,殿下能跑哪兒去?”

  “誰知道呢?唉,依我看,咱們公主跟車雲國世子明明是佳偶天成,卻沒想到公主竟然逃婚,不喜這段姻緣。”

  聽到這感歎的聲音,玉寅便松了一口氣,還好不是野獸。不過,她轉而又皺起了眉頭,這麼快就被發現了?

  “行了,别說了,好好找找吧,說不定殿下就在附近,若是被刺客發現了,殿下可就危險了。”

  聽聞此話,玉寅不由得大驚失色。那匆忙從她躲着的叢林旁奔過去的人不再停留,趕緊離去。

  有人要殺她?是誰?

  她雖然并不讨喜,但因常年在外,并無什麼跟她有深仇大恨的人才是,究竟是誰對她起了殺心?

  玉寅有些欲哭無淚,玩什麼刺激。眼下好了這一邊她要忍受着腳的疼痛,還要一邊躲避士兵們的追蹤,另一邊還要好好隐藏不能被野獸發現,更不能被要加害于她的刺客發現。

  嗯,确實是挺刺激的。就是一不小心,可能會丢了小命罷了。

  扒開樹叢,見士兵們已經走遠了,玉寅這才松了一口氣,朝着反方向轉身。

  誰知這一轉身竟讓她百般後悔。

  那黑夜之中,站着的是一個全身銀白色的女子,姣好的容顔,烏木般青絲與黑夜融為一體,若非那森冷的眼神,玉寅定然會以為這人是個仙子,在天界看她可憐這才來助她一臂之力。

  玉寅蹙着眉頭,十分警惕地問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那女子拂袖上前一步,對于她的問題置若罔聞,一伸手,那手上便出現了一把冒着寒光的短刀。

  玉寅見此,心中暗叫不妙。然而她受了傷,腳下還疼的緊,根本來不及逃走。

  與此同時,一直跟在玉寅身後的花靈終于現身了。見這不速之客這般直截了當毫不做作地朝着玉寅送來短刀,她立刻腳下一個飛踢,幾顆石子出去,落在了女子的手腕處。

  那女子輕哼一聲,十分不悅地回頭,手上的短刀即刻落在地上,清脆寒涼。

  “殿下快走!”花靈叫道。

  玉寅微微眯眼,看着花靈那急切的神色,未做猶豫從地上爬起來滾到了一旁的樹叢中,順着坡道落了下去。

  抱歉了,花靈,我本就不是一個心善的人。

  從那坡道上滾落下來,玉寅怕暴露行蹤不敢出聲驚叫,隻能咬着牙悶哼,可這一路磕磕絆絆不是撞到石頭便是劃到樹枝,讓她苦不堪言。

  好在她福大命大,最後穩穩當當地停在了平地上。玉寅輕咳一聲,嘴裡便有甜膩的血腥味彌漫開來。她微微一動,昏沉沉的腦袋即刻被四肢的疼痛感牽扯着,驟然間清醒過來。

  好疼。

  她不想死,好不容易逃了出來,好不容易想明白了要有自己的生活,她還不想這麼早就死了,她的人生明明才剛剛開始。

  就如花靈說的,她還想跟良人長相厮守,待到暮年以後,兒孫繞膝。想到這裡,玉寅的腦中突然出現了商陸的臉。

  她怎麼把那個人給忘了!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衆号
閱讀設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