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八章 新兵營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zhongte36024.cn)

  第二天早上,韓田和宋嶺就跟着早起進城的人群進入了恩波縣城。由于是戰時,城門口的官兵檢查的非常仔細。恩波和恩利縣一樣,都是個小縣城。由于秦朝一直都是大風朝的附屬國。這裡雖然是邊境,但并不是百戰之地。人們都習慣了平靜的生活。一年多前,秦朝的突然侵略也隻是想表明一個态度,秦正式從秦國變成了秦朝,再也不是大風朝的附屬國了。也隻是派出了秦風的一個奇襲營,打下了一個恩利縣而已。而大風朝也沒太大的反應,也沒有增兵。還是用常年駐守在這裡的風虎營進行防禦。東北,西南,南方的戰局都不理想。就屬這西北和海上還算安靜。

  韓田兩人進了城,一邊随便溜達着,一邊找着征兵處。由于時間還早,兩人也不着急,并沒有向人打聽。

  突然發現市場上有一處人群密集,好像發生了什麼事。韓田本着有熱鬧不看王八蛋的心理。拉着宋嶺擠了過去。

  擠到近前一看,韓田樂了。原來是昨天遇到的那個劫匪正拉着一個官員在告狀。

  “大人,你可要給我做主啊,昨天我在城外碰到了兩個人,一個玉樹臨風的瘦猴子,一個寒如雪的垃圾桶。這倆人把我給打劫了。搶走了我身上唯一的兩文錢,害的我到現在還沒吃飯呐……”

  這個當官的聽的直迷糊,這劫匪把韓田胡扯的幾句話也當真了。聽了半天才想明白這人是被打劫了。“我明白了,那你是幹什麼的?”

  劫匪:“我是一名劫匪。”

  “劫匪被劫匪給打劫了?”這官員把他推開。“你這事兒我管不了,别說你個劫匪被人劫了,就是老百姓被人劫了我也不管。你看清了我的服裝,我來市場是收稅的,我是稅官!你讓人打劫了得去縣衙。”

  劫匪可不聽他說,一直在不依不饒的拽着他的衣服訴說着他的悲慘經曆。

  最後,這稅官實在受不了了,在付出了兩文錢的代價後,終于擺脫了這個劫匪。

  韓田在人群裡看着,心裡鄙夷“什麼劫匪,這不就是要飯的。為了兩文錢這也太丢人了。早知不要他那兩文錢了,兩文錢,對了,我的那兩文錢呢?”

  韓田找遍了渾身上下也沒找到那兩文錢。同時明白了一個道理。那兩文錢把自己的二十兩銀子也拐跑了。

  “小嶺,你看到我身上的錢了嗎?”

  宋嶺:“錢我沒看到,但我想應該是被人偷了。剛才我看到了一個小子在你身邊擠,應該是被他偷走了。”

  韓田大怒:“你是不是傻!知道那是小偷怎麼不抓住他,把我的錢搶回來!”

  宋嶺:“我不是傻!我也不知那是小偷。知道你錢丢了我才想到的!”

  韓田氣立刻消了,這事兒不能怪宋嶺。他也是第一次出遠門,沒有經驗啊!可我也沒發現誰偷我東西啊。

  韓田:“小嶺,趕快去找征兵點。要不我們該餓死了。”

  兩人這才開始着急。不過這征兵點也好打聽,自從一年多前這裡開始了戰争,這個設在縣城裡的征兵點就沒撤下來過。

  大風朝采取的是自願兵制度。隻要年齡合适,是自願報名的。這和曆史情況有關系。大風朝屬于百戰之地,從來都是民風尚武。所以國家不愁兵源。再加上大風朝國力并不強,養不起那麼多軍隊。所以每個大營的人數都是定好了的。十三大營定好的兵力是一營一萬人。但因為曆史上的種種原因,有多有少,像韓田爺爺的風馬營直接被取消編制了。雖說還叫十三大營,也隻是人們叫順了口,實際就剩十二大營了。像龍蛇兩營拱衛京畿,再加上兩營的預備役,人數就多了。預備役其實就是給朝廷官員的子女親戚鍍金的地方。但真正兩營的人馬戰力卻是不俗。和平的地方人數就少一點,就像這風虎營,人數就常年不到一萬。這是起了戰事,不然還不一定征兵呢。

  韓田和宋嶺來到征兵點,手續極其簡單,隻要證明了身份沒有問題。辦齊了手續,就領着人去集合了。等湊夠一車人,就直接拉到了位于康德城外的新兵營進行訓練。雖然都是在城外,但是是在遠離恩利縣方向的地方。也就是說是屬于後方。康德城不破,新兵營就是安全的。新兵沒有戰鬥力,當然要安排在後面。

  等韓田和宋嶺一上了車,碰見個熟人——那個劫匪。三個人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觑。誰也沒說話,都知道這裡不是鬧事的地方。

  實際上宋嶺碰見了兩個熟人,還有一個就是偷韓田錢的小偷。宋嶺碰了碰韓田,低聲說道:“哥,你看最裡面角落坐着的,就是偷你錢的小子。”韓田打量了一下那個小子,長的是有矮又瘦,比宋嶺也高不了多少。“我知道了,以後再找機會跟他算賬。他最好去禱告,千萬别落在我的手裡。非得打他個萬朵菊花開。不對,是桃花。小嶺,你别誤會,是桃花開。”

  宋嶺并不明白韓田在說什麼。可韓田也沒想到,機會這麼快就來了。他們這一車都被編到了一個小隊。一個小隊十個人,就是這一車的人。

  在領裝備的路上韓田叫住了那個劫匪。“我說劫匪啊!”

  “我不叫劫匪,我有名字。我叫趙力。祖上是大名鼎鼎的軍事家,趙設。”

  “行了,就叫你劫匪了。你怎麼來當兵了呢?”

  “我本來就是來當兵的,隻不過路上盤纏都救濟災民了,看你們穿的不錯,我打算劫富濟貧。把錢分給窮苦的老百姓後再過來當兵,保家衛國。”

  要不是韓田在市場上看到他那無恥的樣子,和他祖傳的寶劍。沒準還真信了。

  韓田心裡罵“還趙設的後代,我信你個大頭鬼。”韓田趕緊結束了聊天,知道這劫匪沒一句實話。

  回到宿舍韓田找到了那個小偷“你偷了我的二十兩銀子,就跟沒事人似的跑來當兵?”至于韓田搶來的那兩文錢被他自動的忽略了。

  “我偷了你的錢?你有證據嗎?沒有可别亂說,我可是清白家的孩子。”

  韓田一時語塞,還真拿不出什麼證據。“别讓我抓到你,你個小偷。”那小偷也沒理他,去睡覺了。

  新兵營的日常是枯燥乏味的,早上跑步,上午練體能,下午練兵器,射箭,騎馬。晚上還得上文化課,就是些基礎的口令,旗語。還有各種的戰陣,隊形。

  新兵營學的很雜,沒有什麼固定的科目,主要還是以體能為主,再看看有沒有在其他項目上的人才。

  幾天的時間韓田把他這一個小隊的情況都熟悉了。他所在的這一個小隊的對長外号叫“大塊”。因為年紀最大,剛入營的時候就被安排上了個隊長的職務。大塊人長的人高馬大,一米九多,力氣也大。但為人卻非常的随和。也沒見過他發脾氣。大家和他關系都很好。

  劫匪不用說了,就是總愛吹牛。

  那個小偷名字叫邱和。韓田說他的名字真不适合當兵,還沒打仗呢,先求和了。外号叫鬼手。這外号應該是他自己起的。跟人打招呼都說“你好,我是鬼手。”

  還有五個人是,螞蚱,個不高,圓臉,跳的很高。

  三東,家裡排行老三。

  小解,不是因為姓解,是因為半夜總起來上廁所。“可能腎虧”這是韓田給他的評語。

  老實,就是個老實人。

  磕巴,嘴有毛病。

  最讓韓田吃驚的是宋嶺。他來到新兵營以後話并不多。除了和自己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還是那麼能唠叨以外,平時竟然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。有時韓田偷看他,都懷疑是不是他爺爺化妝替他來當的兵。

  有次閑着沒事,韓田把宋嶺拽到了一邊。把心裡的疑問提了出來。宋嶺的回答讓他跟詫異。“我從小就沒有父母,隻有爺爺這一個親人。可爺爺因為我父母的離去一直都不開心。把什麼事都埋在心裡。我懂事後就故意多說話好逗爺爺開心,自己也開心一點。對于陌生人我真沒什麼好說的。要不是我從小就認識你家裡人,我估計我的話也沒多少。”

  韓田:“好啊,宋嶺!原來你天天和我啰啰嗦嗦都是在逗我玩呐!”

  宋嶺:“不是,我一跟你在一起就覺得特别的親近。自然而然的話就多了起來。再說我離開家的時候爺爺特意囑咐過我,說咱們的事都是秘密,輕易不能往外說。特别是我話還多,讓我少和别人說話!”

  韓田這才明白宋嶺并不是天生的話唠,這隻是和自己親近的表現。

  又過了幾天鬼手主動找到了韓田。把自己的情況說了。并求韓田不要把自己是小偷的事情告訴别人。韓田聽完他的故事,同意了。

  原來,鬼手就是恩波縣本地人。從小就是孤兒,被縣城裡的潑皮李老大養大的。自從懂事起,李老大就讓鬼手偷東西,每天還有任務。完不成非打即罵。随着鬼手越長越大,偷東西的技術也爐火純青了。可并沒有過上好日子。因為每天的任務也随着增加。這樣的日子鬼手早就不想過了。但離開恩波縣去外地,也改變不了自己小偷的命運。沒有一技之長,每天任務那麼重也存不下錢。去哪兒也還得當小偷。其實鬼手也不想當兵,有生命危險。但實在沒有出路,這才下定了決心來當兵。

  鬼手:“韓哥。”鬼手還沒有韓田大。“你那二十兩銀子我早就交出去了,等我有錢了再還你吧!”

  韓田:“以後咱就是兄弟了,我的錢不就是你的錢,不用還了。”不是韓田多大方,主要還是錢是姑媽給的,沒了一點不心疼。反倒是那通過他“勞動所得”的兩個銅闆才讓他心疼。

  鬼手臨走時說道:“韓哥,還有個事兒!我是孤兒,父母是誰都不知道。其實鬼手才是我的名字。邱和是我為了當兵臨時編出來的。”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 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,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衆号
閱讀設置